皇冠hg0088宁金抗沙

接下来的梦是关于女神与攀登,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梦见过一个女人,她穿着洁白的衣裙,长长的衣袖随风挥舞,我从来见不到她的脸,她总在很高的地方。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常梦见她,通过自己的归纳我把这个神秘的,从外表到衣着都跟我见过的女人不一样的人叫做“女神”,我在从小到大的梦境里一直在向她靠近,而靠近她的唯一方式只有攀登,这就是多年来一直重复的情节,但情节的最后都是以我落下山崖作为结局。这一次也不例外,就在我靠她越来越近,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脸时,我的身体离开冰壁坠入万丈深渊,她的脸旁边是令人目眩的强光,让人无法看清楚,我离她的身体越来越远,最后只看到她飘舞在我眼前的洁白的衣袖。

宿营与攀登

早晨不到五点手表的闹铃还没响,我就被腹痛给弄醒了,下腹有下坠感,“不好,要拉肚子了”我心里暗道,“肯定是昨天吃了冷的巨无霸,肠胃没消化了”。连忙起身拧开头灯,穿上衣服,翻出药品袋找出一丸“常觉”和一把止泻药迅速服下,然后穿上鞋带了副绳套和铁锁出了帐篷,外面真冷而且刮着风,这时拉肚子可真不是滋味,我一边强忍便意一边用冰镐挖出一个雪沟,最后把绳套栓在插入雪地的冰镐上,自己则蹲下手里紧攥着连接在绳套上的铁锁,安全无忧后方开始拉,天冷风大,利用帐篷只是躲过了大股的强风,而残余的寒风仍嗖嗖的从面颊抽过,寒风过处眼泪鼻涕乱流,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狼狈的一次腹泄。

我们卸下了所有的高山物资,此时正是阳光灿烂,感觉有点热,但我们仍不敢耽搁,迅速的支起了一顶本营帐篷。我们得在两小时之内把一切都收拾停当,四五点钟便会变天,虽说四周的小山头会挡住强风,但没挡住的风刮过来也够受的,说不定还会下雪,没人乐意在风雪中收拾装备。

值得庆幸的是就只拉了这么一次,我回帐篷吃早饭,试着打火,无论炉头还是打火机都不听使唤,好在我昨天灌够了水,于是吃了些饼干、巧克力最后吃了个苹果。五点半左右背起昨天拾掇好的冲锋包上路了。

师傅帮我们卸车后祝福我们顺利然后驾车回去了,我和边巴先把帐篷里铺上充气垫,搬了两块很平的石头来放炉子和锅,背包和细软也都在帐篷里安置好,索那则接好了液化气罐和液化炉(气罐放在帐篷外面气炉放在里面用管子相连),然后拿着空的塑料装备桶和蔬菜去水边打水洗菜。

皇冠hg0088,古如仁波齐,请拯救我

我和边巴开始检查和整理技术装备,我们的绳子是200米一卷的,我们将其中的一卷分成了一个100米和两个50米,我们准备在明天先打通BC(大本营)到C1(一号营地)的路,同时也是我的适应性训练。我们将100米和一个50米的绳子以及两顶双人帐篷(一顶低山帐篷和一顶高山帐篷)装进了两个登山包,在登山包的两侧绑上了四个雪锥,然后用一个铁锁穿了四个岩石锥另一个铁锁穿了三个冰锥,这些都挂在了边巴的安全带上;随后我用绳套连接大家的上升器和保护铁锁(先连好第二天就省很多时间,因为通常早上很冷,手僵得半天打不好结,所以现在先连好,第二天就只需把绳套的另一端通过三个点固定在安全带上就行了);

“古如仁波齐”是藏族的一个神仙,他主管岩石和水,如果供奉他的话,当你遇到有关岩石和水的灾难时他能拯救你,而岩石和水正是登山者离不开的,冰、雪、云这些登山者要打交道的事物不也都是水形成的吗?所以“古如仁波齐”自然成了登山者的守护神。自从边巴扎西教我认识了这位神仙后我对他是很信的,离开营地时心里也在一直默念着“古如仁波齐保佑。”

接着把GAS罐(4罐)和高山炉头以及一些食品放进背包;最后是装御寒衣物雪套和高山靴及外挂上冰爪。我把准备就绪的装备在我的高山物资管理表上做了记号,按照我的物资计划表的内容我还有一些物资物品没有准备,因为这些东西今天晚上还会用到,比如睡袋睡垫餐具等,我并不急,因为准备起来最费时间的工作我们已经做完了,剩下的我只需在明早照着我的表格往背包里装就行了。

我们整理装备接近尾声时索那已经把水烧开了,我和边巴于是进帐篷喝砖茶,索那则又忙着煮饭切菜,这些藏族兄弟真是又勤快有能吃苦,后来的几天更是验证了这一点。此时是五点钟,天已经阴了并且挂起了风,我看了一下我的表上的海拔是4850米,我又把边巴的海拔表拿来看,上面指着4980米,我知道我的表有误差了,我在拉萨出发时就把这支测6000米海拔的CASIO调低了3000米,谁知到这里误差那么大,表有原因,同时也反应出此处的天气不太稳定(事实上第五天回到BC时测到的海拔又成了4900米)。我想在攀登的过程中还是以边巴的表为准好一点。